首部遭的好莱坞大片因辱华遭全面封杀开启影片审查机制

影片定于2月21日上映,但从2月13日开始,影片便开始在《申报》等众多媒体上刊文造势,尤其是在2月21日更是在《申报》以整版进行全力宣传。在广告上影片的播放方上海大光明影院称该片是“美国喜剧大王的第一次有声大杰作”,同时影片“笑料丰富、音乐优美、对白清晰、表演紧凑”。但就在影片放映后的第二天未曾想出大事了。

第二天曾留学美国的复旦大学教授洪深在走进电影院观看到一半的时候实在就看不下去了,于是提前离场。回到家中,越想越不是个滋味,影片中辱华的情结让他心里久久不能忘怀,于是他决定在下一场放映时登上舞台进行演说,要求观众拒看该片。

这部影片讲述了哈罗德.劳埃德扮演的一位植物学家在旧金山唐人街查缉毒品的故事。在影片中华人从事着贩卖,盗窃,绑票等犯罪活动,而且行为粗鲁,贪生怕死,并且打扮猥琐,女人裹着小脚,男人留着长辫。当看到哈罗德.劳埃德在买花的时候将钱扔在地上,华人一拥而上去抢钱的时候,洪深选择了愤然离席。

洪深心里越想越不对劲,于是他跑去找到了田汉表示自己要去影院呼吁大家该片,还请好了律师必要时给自己辩护。随后洪深在记者廖沫沙、音乐家张曙,电影演员金焰的保护和陪同下再次闯进了大光明影院。

在电影开映之前洪深走上舞台痛骂该片无中生有的侮辱华人是盗贼流氓,行为卑鄙下流野蛮。影片为了辱华无所不用其极,影片中怕死的中国人,贩卖都是在进行宣传。

在洪深的一番激情演讲呼吁拒看该片后,不少观众纷纷起身要求退票。大光明电影院的总经理高镜清便指示洋人经理来为他出头,并将洪深拉去了经理办公室,其间双方发生了扭打。洪深的嘴唇被打破,帽子和围巾被打掉,同时廖沫沙等人也很好的尽到了保镖的作用,对着洋人经理的腿上也是狠狠的打了几拳。

随后洪深被带到了爱文义路的新闸巡捕房,在巡捕房里洪深和他的律师据理力争,最终在被扣押3小时后获释。

这一事件发生以后,人们纷纷向洪深表达的拥护,还组织起来该片的“拒看联盟”。邹韬奋发文称大光明实际是大不光明,南国社和复旦剧社更是直言不讳的声称这表明帝国主义不仅在经济对华侵略,更是通过电影来侮辱华人。

社会舆论已经形成,政府也就不能无动于衷。于是上海电影检查委员会迅速决定警告大光明影院,并与美国进行交涉,呼吁各家报刊不要在刊登该片的宣传广告,并将该片立即从电影院下线,并通告民众不要再去观看该片。

上海电影检查委员会同时还向上海党部宣传部呼吁政府应该与美国交涉,禁止该片在美国和世界任何地方公映,运送到中国来的拷贝应该立即当众销毁,从此以后不论在任何地方都不准放映,没收参与放映电影院所获收益用于慈善,对通过该片审查中的渎职行为进行追责。

在接到报告后,国民政府在3月31日作出批示,要求各省市政府严查影片《不怕死》,同时外交部向美国领事馆和上海租界当局进行交涉,影片的主演哈罗德.劳埃德也不得不作出正式道歉,派拉蒙公司收回了在华的全部拷贝,而大光明影院也从此生意一落千丈,在1931年9月30日被迫停业。

这一事件除了反对辱华外最大的意义就是中国政府成功的获得了对于外国影片的审查权利,从此以后凡是在中国进行放映的影片都必须接受政府的监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