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一个主题为“纠错”的夏天

长期以来,拜仁慕尼黑都以自家球队的战略眼光而自豪。但事实上,他们更擅长的,是失败过后的应急补救。

就像一位擅长通过大胆换人,来扭转自己安排首发阵容时的错误的主教练一样,德甲巨人最擅长的,就是在压力之下,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从而完成纠错,扭转乾坤。

今年夏天转会市场上,拜仁令人深刻的签约以及幕后消息都表明,这支球队吸取了过去一年来的教训,并且及时做出了回应。和历史上一样,即将到来的新赛季,拜仁将在改变中迎来新生。

这些年来,拜仁许多丰收的赛季,都不是长远规划的自然产物,而是低谷过后及时纠错的调整结果。

2007年夏天,前一年的巨大引援失误导致拜仁无缘欧冠资格,因此他们豪掷一亿欧元,购入卢卡-托尼、弗兰克-里贝里和米洛斯拉夫-克洛泽,为球队在下一个十年重新崛起为欧陆豪门,铺下了第一块砖石。

两年后,战术造诣乏善可陈的尤尔根-克林斯曼在上任9个月后就被解雇,拜仁力邀经验丰富的范加尔出山救火。提拔新人推动换血、明确两翼齐飞的战术基调之外,荷兰主帅更重要的贡献,是将控制型打法注入了球队血脉。此后海因克斯、瓜迪奥拉、弗里克等人筑起的雕梁画栋,都建立在荷兰主帅打下的地基之上。在战术层面,范加尔带领拜仁走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1-12赛季欧冠决赛,拜仁坐镇安联球场被切尔西点球击败。理性分析表明,拜仁欠缺的并不是点球点上的运气,而是一条全新的中轴线万欧元的哈维-马丁内斯、1300万欧元的曼朱基奇和470万欧元的丹特先后加盟。一年后,海因克斯的球队加冕三冠王。

2019年,前一个赛季的国内双冠,也难以挽救科瓦奇的命运。因为他的防守安排,与拜仁的传统理念不一致。助教汉斯-弗里克挺身而出,他是一位与海因克斯有诸多共同点的优秀教练,不仅在战术上实现了拨乱反正,赛季末还带领球队加冕三冠王。

这个夏天力度空前的“纠错”,究竟成效如何,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但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对上赛季短板的针对性补强。

欧冠1/4决赛不敌比利亚雷亚尔、德甲联赛下半程遭遇7场不胜(4平3负),都意味着拜仁迫切需要补强核心阵容。公平来说,拜仁高层在战绩令人失望之前,就开始行动了。免签马兹拉维,1850万欧元加浮动条款签下赫拉芬贝赫,都是在春天就完成的工作。

特别是右后卫,自从2013年拉姆被改造成中场后,拜仁在这个位置上一直面临困境。老将拉菲尼亚在防守端勉力支撑,法国国脚帕瓦尔也是2020年加冕三冠王的中流砥柱,但是两人的助攻能力,都很难满足球队的要求。纳格尔斯曼的战术实验,需要完全不同类型的边路球员,这也是他试图将格纳布里改造成边翼卫的原因。这样的调整,让许多主力球员心生不满。

拜仁太需要一位攻守兼备的右后卫了。值得一提的是,弗里克和体育主管萨利哈米季奇的裂痕,就始于2020年1月,当时,弗帅公开喊话,称球队在右后卫位置上需要补强。

萨利的回应则是,租借皇马右后卫奥德里奥索拉。他在拜仁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

赛季结束后,弗里克点名要求签下彼时效力于法甲摩纳哥的德国新锐国脚右闸本杰明-亨里希斯。但是,直到头号目标,效力于阿贾克斯的美国右后卫德斯特被巴萨捷足先登,拜仁都一直按兵不动。最终,亨里希斯加盟莱比锡,拜仁在德甲的一大竞争对手。

萨利和首席球探马尔科-内佩完全没有动作吗?也不是。他们耗资900万欧元,从马赛签下了布纳-萨尔——这可能是新世纪拜仁最糟糕的一笔签约。30岁的萨尔,两个赛季里仅仅在德甲5次首发。

纳格尔斯曼和萨利哈米季奇的关系一直不错,但是上赛季尾声,塞贝纳大街传出的声音却认为,纳格尔斯曼迫切需要一些能提供即战力的新援。

如果萨利哈米季奇想要保持住纳格尔斯曼的信心,同时平息质疑,他需要在这个夏天做出更重磅、更大胆、最重要的,更出色的决定。此前萨利的左路引援——萨内、马克-罗卡(西班牙人)、奥马尔-理查兹(英冠雷丁)——都远远达不到拜仁的要求。

马兹拉维,速度与技术兼备的摩洛哥的国脚,将提升防线质量,同时丰富主教练的战术选择。

赫拉芬贝赫也是如此,他是全欧洲最令人兴奋的新生代中场。两年前蒂亚戈离去后,所有中场重担,全部压在了基米希和格雷茨卡身上。只要有一人缺阵,拜仁中场运转就会失灵,因为萨比策和托利索都表现挣扎。

从利物浦引进马内,不仅是拜仁豪门身份的彰显,也为锋线提供了更出色的灵活性。但是在球场另一端,另一位重磅新援的到来则更为关键——6700万欧元的德利赫特。

在拜仁看来,22岁的荷兰中卫,将成为大卫-阿拉巴的接班人——后者去年夏天自由身投奔伯纳乌,留下了比预期更为严重的防线真空。缺少了奥地利人的喊话和指挥,拜仁防线很容易陷入慌乱。

德利赫特的加盟,填补了后防线上“德语轴心”的空白——诺伊尔、基米希、穆勒分别都是各自位置上的领袖,唯独后防线没有一位会说德语的领导级人物。虽然来自荷兰,但是由于荷兰语和德语之间的诸多共性,德利赫特未来的语言水平显然值得期待。

此外,荷兰人的加盟,也无声地预示着一个结论:斥8000万欧元巨资引进的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并未达到拜仁的预期。2019年加盟的法国后场多面手,是萨利哈米季奇执掌转会事宜的第一笔重量级引援。当时,拜仁同样有机会早早签下德利赫特。

当然,这也意味着,去年夏天花费4250万欧元签下的乌帕梅卡诺,效果也不及预期。

今夏约一半的支出,将被理查兹(900万)、马克-罗卡(1200万)和莱万多夫斯基(5000万)三人的转会收入抵消。但是对拜仁来说,这依然是一场豪赌,哪怕新赛季球迷们将全面回归。

自从疫情首次限制球迷入场以来,拜仁累计损失了1.5亿欧元。上个赛季的营业收入(6.439亿欧元)是自2016-17赛季(6.405亿欧元)以来的最低水平,但俱乐部还是勉强实现了盈利。

拜仁高层预计,新赛季的营业收入将恢复至7.5亿欧元,疫情之前的水平。乐观的预期收入,让竞技部门更愿意采取强有力的举措。

在面对经济困难时,保持谨慎是明智的。现在,是时候让执行主席奥利弗-卡恩在行动和言语上证明,自己是球队最重要的人物了。

上任第一年,前拜仁和德国门神很少露面,大部分时间都被商学院的助理们包围着。他的存在,更多是出现在管理层的文件中。监事会主席赫伯特-海纳圆滑的行事风格,像极了华尔街高层——68岁的海纳在接受拜仁的任命之前,是阿迪达斯商业帝国的掌门人——很难让公众把他和“忠诚”一词联系起来。

年仅34岁的主教练纳格尔斯曼经常独自谈论棘手的话题,比如基米希最初拒绝接种新冠病毒疫苗,以及俱乐部与卡塔尔航空的赞助协议。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纳和卡恩开始明白,他们需要以更主动的姿态解决问题。两人都参加了最近与球迷和专家一起讨论卡塔尔赞助协议的圆桌论坛。卡恩最近在接受德国著名体育杂志《踢球者》采访时,对教练(“我们必须成功,他知道这一点”)和球员(“下半场不符合我们的预期”)都施加了一些压力,这倒是很像他直言不讳的前任鲁梅尼格。

自从几年前搞砸了切尔西边锋奥多伊的转会后,萨利便学会了在公众面前谨言慎行。与此同时,他也在努力改善与媒体的关系,批评他的新闻标题也在相应地减少。更重要的是,萨利的工作,确实正在进步。

最初操持转会事务时,一些人脉广泛的经纪人并不想搭理他。但现在,情况变了。一位经纪人称,萨利与内佩的双簧,展示了他们的卓越技巧:“萨利以非常令人信服的方式调动了球员的情绪,而内佩是一个冷静的人,他负责讲述所有的战术细节。两人简直是天作之合。”

德利赫特就是最新的一个被两人的言辞和魅力征服的例子。尽管切尔西等球队对他有意,荷兰人还是选择了以慕尼黑为目的地,翻越阿尔卑斯山脉。此前,赫内斯习惯于和目标球员保持长期联系,这一点,萨利也学到了。2019年以来,他和德利赫特的联系就未曾中断。

空前强大的阵容,让拜仁新赛季必须将德甲冠军作为保底。但是,如果想要重夺欧冠,“纠错”就必须超出单纯的转会策略和队内等级制度。纳格尔斯曼本人,也迫切需要走出上赛季的泥潭。

显然,莱万多夫斯基离队后,拜仁拥有的进攻端明星球员的数量优势,允许他在人员和阵容上进行更丰富更大胆的试验。

然而,历史表明,拜仁更衣室渴望稳定,需要一个稳定的战术体系,一个足够权威——既爱护球员,又能保持足够距离——的主教练。这对主教练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和技巧,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

纳格尔斯曼需要确保的是,在他喜欢进行战术调整的习惯,和信任球员们自行解决问题之间,把握一个更出色的平衡点。

一年前,纳格尔斯曼经历了一次相对宽容的舆论软着陆,因为当时人们都在批评拜仁高层的不作为。现在,拜仁高层空前的纠错力度,既为纳格尔斯曼的未来工作创设了更优越的条件,也为他带来了更沉重的无声的压力。

写的太好了,就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认真拜读啊。分析的很透彻,拜仁右路的顽疾,现在还只能说是改善,而矫正还远远未到,希望辣味能在接下来的赛季里让泥饼的右路重现光辉,左路的问题,也就是上赛季阿芳新冠后遗症之后出现的,但阿芳还是需要一个替补,今年加拿大进入决赛圈,阿芳要被死用,要是出了问题,目前来看,现有的人员中没有人能顶替阿芳,希望世界杯之后的冬窗能够有所引援吧,加油,MIA SAN MIA!!!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