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要把独立的战争决策权交给美国?

当澳大利亚为中方可能取消对澳煤炭进口禁令,直言传出“好消息”时;当首批用人民币结算的铁矿抵达中国,澳企业界对这一变化非常欢迎时,一个相反的信号也在传来。

在这场访问中,马尔斯频频发出澳大利亚新政府上任后,澳官方“对华罕见强硬”信息。

马尔斯一边承诺“增强澳大利亚的军事力量”,以避免在印太地区出现“灾难性的威慑失败”。

尤其是在马尔斯与美国防长奥斯汀的“闭门会谈”中,据称双方达成了一项战略文件,其中6次提及中国,称“中国给美澳带来重大挑战”。而为了与美国形成更深的军事捆绑,澳大利亚可能与美国达成了某些“私下承诺”。

有澳大利亚前官员质疑,澳大利亚交出主权,将其最关键的国家责任——独立的战争决策交给美国。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一季度澳大利亚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1%,增幅创2001年以来新高。

据预测,澳大利亚第二季度的核心通胀率切尾均值可能会录得30多年来的最快升速。今年年底前澳大利亚通胀率可能将至7%。

17日澳大利亚财长查尔默斯称,中方对澳的煤炭禁令有可能取消,这对澳洲出口商来说是个好消息。

此前,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集团发了一份声明,从西澳赫兰港装载铁矿石的维多利亚号货轮启程两周后,近日抵达中国主要的铁矿石贸易港口日照港。

在这批最新的铁矿石运至中国港口之后,必和必拓的上海分公司也正式成立,这标志着这家百年巨头要扩大在中国的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首批用人民币结算的铁矿。专家表示,人民币铁矿石贸易的推出标志着作为全球矿业的巨头公司向中国市场靠拢迈出的重要一步。

中澳经贸关系回温,对于深受通胀之苦的澳大利亚来说无疑是积极的,澳企业界对这种变动非常欢迎,甚至有些澳大利亚媒体提出,澳大利亚应该取消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中国贸易制裁的申诉。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数据显示,2021年双边贸易额高达2312亿美元,同比增长35.1%,中国从澳进口同比上升了40.6%,达到1648亿美元。

今年5月,澳大利亚举行联邦大选,工党政府上台后着手对华接触,双边关系从深度冻结,到得见微光,出现了一些解冻回暖的迹象:

阿尔巴内塞胜选后,中方领导人向其致贺电,阿亦复信表示感谢,这被视为两国关系“转暖”的前兆;

6月12日,中澳国防部长在参加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进行一对一会谈,打破了自2020年1月以来两国高层“零接触”的纪录,澳防长马尔斯表示,双方进行了“充分又坦诚的交流”,称会面为“关键的第一步”,改善中澳关系的“大门已经敞开”;

6月3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会见澳驻华大使傅关汉,双方就中澳关系深入交换意见,澳媒评论称其为一个“充满希望的信号”,是“工党经营复杂外交关系迈出的又一步”;

7月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和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在巴厘岛出席二十国集团外长会期间进行会见,黄英贤表示,中澳“确有不同”、双边关系“存在挑战”,但澳大利亚正努力通过冷静的方式处理双边关系,“接触”是稳定中澳关系的必由之路。

但与此同时,也有媒体形容澳大利亚似乎在对华关系上采取“退一步、进两步”的修复策略。

阿尔巴内塞6月28日接受采访时提及,称若北京以武力犯台,可能会遭受与俄罗斯一样相同的失败。

7月11日,阿尔巴内塞表示,对于澳中外长近日会晤后中国对澳大利亚提出的所谓修复关系的四项要求,不会回应,强调只对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做出回应。

7月14日,阿尔巴内塞接受当地电视台访问时表示,尽管所罗门群岛与中国早前签订令外界忧虑的安全协议,但他“非常有信心”,所罗门群岛不会出现中国的军事基地。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尔斯不久前在访问美国时,说的一些话,可能是新政府上任后,澳大利亚官方对华发出的“罕见强硬信号”。

这是马尔斯自上任以来首次飞往美国。在7月11日早些时候,马尔斯访美的首个活动是前往弗吉尼亚州的阿灵顿国家公墓敬献花圈,这也拉开了他为期四天访问的序幕。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马尔斯在华盛顿发表的首次演讲中说:“当今,对澳大利亚来说,没有比美国更重要的伙伴了。美澳联盟已经成为澳大利亚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基石。”

马尔斯还承认,与美国的联盟为澳大利亚提供了无法靠自己获得或开发的能力、技术及情报优势。他还警告说,“战略环境将变得更加严峻。在不断变化的战略环境中,这种持久伙伴关系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马尔斯也作出了一个重要表态,那就是承诺“增强澳大利亚的军事力量”,以避免在印太地区出现“灾难性的威慑失败”。并向美国保证,工党新政府将完全致力于与华盛顿建立更紧密的伙伴关系。

而马尔斯说工党新政府要跟美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明摆着是在向“大哥”表忠心。希望美国一如既往地相信澳大利亚,新政府与之前莫里森政府在对美立场上没有差别。

《澳大利亚人报》也注意到,马尔斯承诺将在“击退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原因是“中国在太平洋地区一直寻求发展与岛屿国家的经济和安全联盟”。

从马尔斯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演讲中可以看到,其传递的核心信息是呼吁美国扩大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渲染“合力遏制中国”。

而要实现这个目标,澳方认为必须打造更加有效的军事力量,能对中国形成威慑。

堪培拉也在考虑,其新的核动力潜艇究竟选择英国的设计方案还是美国的——这是上届莫里森政府签署的美英澳“奥库斯”三边安全协定形成的结果。马尔斯全力支持这个防务同盟,而且还认为,“威慑的核心就是水下能力”。

马尔斯还把中国的军事发展描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我们见到的……最大规模”。并称,由于“大国之间的竞争加剧”,在印太地区出现的军事集结“为二战以来前所未见”。

马尔斯访美的重头戏是与美国防长奥斯汀会谈。据称,这场会谈是闭门性质的,双方在会后发布了公开声明。但是,这一会谈的神秘色彩也引起很多猜测。

奥斯汀和马尔斯在会后都宣称,美澳联盟“牢不可破”。他们不仅将双方达成的战略文件视为一项“印太协定”,而且是“一项旨在积极维护美国和澳大利亚利益的重要伙伴关系”。这份文件针对性、指向性很明显。

有媒体透露,这次美澳防长在五角大楼会晤,也公布了美澳接下来的战略目标,非常值得关注。这份战略文件内容不多,但是6次提到中国。按理说,美澳的战略目标不应与中国有关,但事实上多次指向中俄,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对美澳构成两个重大挑战。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可持续发展与环保部前副部长、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前首席幕僚、顾问迈克斯克拉夫顿撰文质疑称,美澳这次强调“互换性”,对于澳大利亚军事力量的独立指挥和控制意味着什么?在发生危机时,美国人对澳大利亚军队的“可用性”有什么期望?民选政府决定战争的自由是否受到损害?

迈克斯克拉夫顿认为,在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同盟里,很可能马尔斯主张澳大利亚交出主权,将其最关键的国家责任——独立的战争决策——交给一个大国。美国和澳大利亚军事力量之间的区别正在消失,因为澳大利亚国防军变成了美国的“外挂”,澳大利亚成为了美国军队的一个武装基地。

一位军事专家告诉“补壹刀”,在与美国加强军事合作遏制中国这个问题上,现在马尔斯和阿尔巴内塞政府的态度,与达顿和莫里森政府相比只是有小区别,总体上不会有太大的区别。

因为,这跟澳大利亚目前的国民对华态度,以及亚太大的格局有关。澳大利亚政治精英、防务精英,乃至社会的主体人群,就是西方人,大部分祖上是从英国过去的,有的是后来父母来澳大利亚发展。所以,在政治运作、防务体系搭建都是西方那套。

而且,澳大利亚跟美国关系密切,并非只是因为利益的结合,而是他们本身之间本能地就会想到一起,心照不宣。这背后是两个国家的基本文化、价值观一致造成的,而且澳大利亚对当前亚太的格局判断跟美国也是一体的。

尤其是随着中国在南太平洋加强合作,最近一两年澳大利亚在对华的态度上更加激进,它认为亚太形成了新的态势,澳大利亚要避免自己的后院被中国染指,只能跟着美国。因此我们看到在美国在亚太围堵中国时,主要的马前卒就是澳大利亚和日本。而且澳大利亚更甚,比日本更激进,更公开。

此外,澳大利亚的国土面积769万平方公里,但是人口只有2600万左右。这说明澳大利亚的人口比较分散。而澳大利亚的现役军队大概是5、6万人。这样一来,确实美国可以将澳大利亚一些地方用于军事基地。当然这需要澳大利亚政府通过,议会批准等等程序性的东西。但理论上是有这个可能的。

这位专家表示,澳大利亚资源也非常丰富,但它的军工企业就是起不来,它的水平与美国和英国相比差距都很大。但澳大利亚的想法是,我们没必要投入那么大力量来搞自己的原创性的研究,只要靠着美国或英国就行了。

澳大利亚的国防工业就是帮美英那些军工大公司打下手的。两者之间的紧密联系,就相当于澳大利亚这些防务企业是美英大军工企业的子公司,研发团队的一部分。这样靠着美英的带动,澳大利亚也在进步。比如“奥库斯”同盟,由美英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就是美英在扶持澳大利亚,形成了一种深度的捆绑。

如果真的有必要,澳大利亚可以给美国提供基地,包括海军陆战队和空军基地,那么美国的两栖作战部队和F-35战斗机,乃至一些轰炸机都可以加大在太平洋的部署,说白了相当于美国的一个前沿基地。从美澳防务协议看,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另外,澳大利亚与美国的情报合作也是非常深入的,已经连成一体。而且,基于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澳大利亚也可以为美国提供太空设施运行的监测基地,加强美国的太空感知能力。

在台海和南海问题上,阿尔巴内塞政府和莫里森政府不会有什么本质性的变化。主要这是澳大利亚军队负责的事情,他们跟美国的印太司令部有着深度协调,尤其是在应对台海和南海突发局势上。

所以,差别就是说和不说的问题,或者说多说少的问题。未来澳大利亚对台海和南海的卷入程度,取决于美国怎么介入。如果中美真的爆发深度对抗,美国在亚太的重要设施遭遇打击,那么澳大利亚肯定会进行后方支援、情报支援、基地支援等等。派不派兵,取决于最后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协商。

另一位澳大利亚问题专家告诉“补壹刀”,澳大利亚的对华思维,就不能单看国防部长怎么表态,也不能聚焦在两任国防部长都如此激进上,而是要意识到澳大利亚如今的对华认知是全政府的。

不仅国防部长如此,总理、外交部长等多个主要政治人物都是这样。当然,如今澳大利亚新政府上台2个月都不到,整体的战略、政策还没有完全形成。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清楚地看到,他们正沿着前任政府的轨迹,在把自己跟美国的“印太战略”捆绑。

从国防部长本人的行动轨迹就能看出,他上台之后,先是去了香会,紧接着韩国、印度、北约峰会,最近又跑到美国,这说明澳大利亚是完全按照美国对它的期待,来进行战略部署。

实际上,不久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向澳方提出四项要求,就包括拒绝“第三方操纵”。这对恢复中澳关系来说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